谷辽海:澳洲加入GPA所带来的启发(4)

yabo88首页-主页下载Leave a Comment on 谷辽海:澳洲加入GPA所带来的启发(4)

谷辽海:澳洲加入GPA所带来的启发(4)

对澳洲初始出价的中央政府实体,来自欧贸联成员的冰岛、列支敦士登、挪威和瑞士代表团进行了快速反应,于2015年11月3日向世界贸易组织政府采购委员会递交书面意见,这些GPA早期缔约方在“中央政府实体”清单的承诺和表述方式方面,与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完全不一样。

我这里所说的EFTA,有时候也叫“欧贸联”,其全称是欧洲自由贸易联盟(the Europe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EFTA)。欧贸联又称“小自由贸易区”,成立于1960年1月4日,总部设在日内瓦。EFTA的4个成员国分别是冰岛、挪威、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均系GPA的早期成员。

挪威、瑞士均系《1979年政府采购协定》的缔约方,也是1986年的GPA、1994年的GPA、2012年的GPA的缔约方。

列支敦士登系1997年9月18日成为1994年GPA的缔约方之一,也是2014年4月6日生效的2012版GPA的缔约方之一。

冰岛于2001年4月28日成为1994年版GPA的缔约方之一,也是2014年4月6日生效的2012年版GPA的缔约方之一。

在这4个GPA成员中,瑞士是高度发达的工业国家,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在全球创新指数方面位列第一。瑞士被称为“欧洲的心脏”,同时还有“世界花园”“金融之国”“欧洲乐园”和“欧洲水塔”等美称。

2013年4月15日、同年7月6日,我国政府先后与冰岛政府、瑞士联邦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只是有些遗憾,当查阅我国与冰岛政府、瑞士联邦的自由贸易协定相应条款时,还是都没有发现彼此之间存在政府采购市场的任何内容。

EFTA的另一个成员、系1979年版GPA的早期10个缔约方之一的挪威。这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是高度工业化国家,石油工业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挪威也是西欧最大的产油国和世界第十一大石油出口国。

挪威系最早与我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之一,双方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开始于2008年9月,经历了较漫长的时间,到2021年3月,挪威与中国还在进行FTA谈判,围绕货物和服务贸易、投资、原产地规则、海关程序与贸易便利化、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争端解决、协定序言等领域开展深入磋商,但同样也是没有任何涉及到彼此庞大的政府采购市场的内容。

2015年11月4日,应冰岛、列支敦士登、挪威和瑞士代表团的要求,WTO政府采购委员会分发了上面四个EFTA成员关于改进和澄清澳大利亚初始出价的“中央政府实体”的统一意见。

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上述成员谨感谢澳大利亚于2015年9月8日发出的加入《政府采购协定》的附件一名单,并祝贺澳大利亚决定成为《政府采购协定》的成员。

以下是四个EFTA成员对澳大利亚附件一中央政府实体清单提出的问题和改进要求,供澳大利亚考虑。

首先,就澳大利亚以肯定列表的方式在中央一级使用所涵盖的实体名单,四个GPA的缔约方均有不同意见。欧洲自由贸易联盟成员国建议澳大利亚使用所涵盖实体的功能定义,并将肯定式名单转变为所涵盖实体的指示性清单。这将确保对中央一级实体的全面覆盖,并在未来避免与所覆盖采购的有效范围有关的问题和/或不确定性。

四个EFTA成员所提出的上述问题,澳大利亚将会从什么样的角度进行答复,我们暂且搁置这方面的话题。前面EFTA成员所推荐的对附件一的出价方式真是令人耳目一新。

什么是“中央政府实体”的功能定义呢?“中央政府实体” 的指示性清单与肯定式名单之间有什么区别吗?我在前面几个稿件中先后叙述澳洲中央政府实体和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附件一的实体名单,都没有涉及到实体的“功能定义”和“指示性清单”。

继香港首个对澳大利亚的初始报价进行评议之后,我国台湾地区是第二个对澳洲附件一的出价清单进行响应的GPA成员,WTO政府采购委员会于2015年10月28日,应台湾、澎湖、金门和马祖单独关税区代表团的要求,分发了日期为2015年10月27日的中国台北的来文。可是,我国台湾地区对澳洲附件一的意见只是赞赏澳大利亚的初始报价,希望澳大利亚修订并改进附件一所列实体,要求澳洲依据其相关组织法的规定提交所有行政单位。

从EFTA成员的意见来看,目标都是希望GPA管辖澳大利亚涵盖的“中央政府实体”更多一些,适用的领域和范围更宽泛一些,正如EFTA成员对澳洲的建议的理想愿望,应当以功能定义的方法承诺本国中央政府实体名单,然后通过“指示性清单”的罗列方式将本国附件一的实体名单排列出来,这种做法的确能够让人一目了然。基于此,我分别以挪威、瑞士这两个国家在GPA管辖的附件一实体范围的出价方式进行演示说明,在下面专门介绍、解释挪威、瑞士等GPA缔约成员对中央政府实体的承诺内容和方式。

根据2014年4月6日生效的2012年版的GPA,挪威于2014年12月18日递交了挪威在其GPA附录一的附件一中央政府实体清单,对此,挪威用简短精炼的语言概况了附件一覆盖范围的功能性定义,附件一实体列表:其一是所有中央政府实体,其二是中央政府实体的指示性清单。挪威根据行业、功能、专业等方面的特征,将附件一的实体划为20大类,最后的第20类系“法院(COURTS OF LAW)”,但究竟是哪方面、什么专业的法院,没有具体说明,这也就意味着专利法院、行政法院、刑事法院等司法机关,均属于中央政府实体清单的范围,除非挪威有明确的除外规定。由于挪威指示性清单中的“中央政府实体”近170多个,我例举几类进行说明解释:

挪威受GPA管辖的“中央政府实体”非常多,我上面仅仅罗列了一部分的名单。对GPA成员的覆盖范围,通常是依照对等互惠原则进行谈判,尽管大家都是GPA成员,不一定均能享受到所有成员同样的待遇,比如挪威对承诺的“中央政府实体”,依照挪威授予小型或中型企业的合同规定,对来自日本、韩国和美国的货物和服务(包括工程)供应商或承包商,参与挪威的公共合同时不一定就能享受同等待遇。

因为美国、日本、韩国在政府采购方面均有保护中小企业的法律(详见我2022年1月开始在“公共合同”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美国公共合同扶持小企业》的系列稿件)。

虽然美国、日本、韩国均系GPA成员,但在保护本国中小企业方面有特别的保留规定。我国近几年也有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的政府采购文件,但法律效力非常低下,基本上都属于部门行政规章,还没有上升到法律层面,强制规定中小微企业在合同预留或优惠等方面的扶持政策。

在瑞士共计200多个“中央政府实体”,依照行业、功能或专业划分为八大类。除非有例外规定,根据瑞士公法,瑞士联邦的所有中央和分权当局或行政单位,全部纳入GPA管辖。根据1997年03月21日《联邦政府和行政部门组织法》的相关规定,联邦行政部门的中央和分权单位名单截至2011年11月01日。

澳洲以肯定性方法出价65个中央政府实体,在中国香港、中国台北提出不同意见之后,第三个提出异议的是EFTA的所有成员,即挪威、瑞士等GPA缔约方提出以功能性技术方法进行报价,建议对附件一通过指示性列表,希望澳洲有更多的中央政府实体受到GPA更大范围的覆盖,EFTA成员的这种建议以及挪威、瑞士等GPA缔约方他们自身所承诺的实体,显然能够使GPA在更宽泛的范围约束中央政府实体行为,但这种报价方式的意见如果能够得到采纳,则意味着澳洲对最初肯定的65个名单将进行重大调整,澳大利亚究竟会怎样进行答复,大家继续看GPA其他缔约方会有什么样的评价和建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